首页 > 园林动态 > 沧浪亭—苏舜钦的沉与浮

Landscape dynamic

沧浪亭—苏舜钦的沉与浮
2019/7/23 14:44:05

沧浪亭,位于苏州市三元坊沧浪亭街3号,与狮子林、拙政园、留园一起列为苏州宋、元、明、清四大园林,始为文人苏舜钦的私人花园,占地面积16.5亩,是苏州现存诸园中历史最为悠久的古代园林。

QQ截图20190730144039.png


园内以山石为主景,山上植有古木,山下凿有水池,山水之间以曲折的复廊相连。山石四周环列建筑,通过复廊上的漏窗渗透作用,沟通园内外的山、水,使水面、池岸、假山、亭榭融为一体。

QQ截图20190730144053.png


北宋年间,集贤殿校理苏舜钦遭受弹劾,闲居苏州,见孙氏弃地约六十寻,以四万贯钱买入,傍水建造“沧浪亭”。结合苏舜钦的生平记载以及存世的文学作品,我发现苏舜钦对于隐居生活有着复杂的心结,他既想归隐江湖,脱离官场,又盼望着重获朝廷赏识,沧浪亭便是窥探这矛盾情绪的一扇窗口。

     

苏舜钦对沧浪亭的复杂心结

苏舜钦,字子美,是杜衍的女婿,范仲淹、欧阳修的知心好友。庆历四年,苏舜钦作为集贤校理监进奏院,遵照先例,用卖废纸的钱宴请同僚宾客。当时朝中的保守派大臣,对宰相杜衍、参知政事范仲淹等改革派心怀不满,趁这次机会借题发挥,弹劾苏舜钦监守自盗,导致其被罢去官职,旅居苏州,在席的亦有十余人被贬逐。这件事对苏舜钦造成了非常沉重的打击,致使他来到吴中,寻一处虚辟之地,以舒所怀,于是买下了孙氏弃地。感于身世沉浮,他想起《楚辞?渔父》中渔夫看见三闾大夫屈原忠而被谤,流放泽畔,渔夫就唱道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劝屈原随世沉浮,懂得自胜之道。苏舜钦对沧浪之歌产生了思想上的共鸣,所以将园林命名为“沧浪亭”,又自称“沧浪翁”。 然而,苏舜钦并没有真正像“渔父”一样彻底隐居于江湖之中,沧浪亭只是他等待被朝廷重新起用的一片闲居之地。当长期没有得到回应以后,日积月累的难以排遣的孤寂和郁闷终于把他压垮,使其在沧浪亭短居四年就英年早逝,享年41岁。

QQ截图20190730144105.png

QQ截图20190730144136.png



像其他园林的主人那样,苏舜钦对社会和朝廷是有一些怨气的,因而带着文人的自傲与风骨,隐居山水。他居住在沧浪亭中的心情矛盾而痛苦,虽然找到了可以寄情抒怀的山水,但他越是强调自己的避世,越流连于园林之间,就越是激发了心中的不平和矛盾。当陷害他的大臣或死或贬时,苏舜钦马上给当政者上书申辩,并指出自己“潜心书策,积有岁月”,希望得到起用。他的申请得到了回应,被复为湖州长史。苏舜钦大喜之下给当政者上书致谢,准备东山再起,但未及上任,这位饱受心理折磨的文人却大病一场,撒手人寰。

 沧浪亭隐含的情感色彩 

“予时榜小舟,幅巾以往,至则洒然忘其归。觞而浩歌,踞而仰啸,野老不至,鱼鸟共乐。”苏舜钦的这首《沧浪亭记》 乍一看像是乘舟放歌,潇洒尘世,但仔细推敲可以发现,这是他难以忘却政治打击的一个缩影。

“返思向之汩汩荣辱之场,日与锱铢利害相磨戛,隔此真趣,不亦鄙哉!”可见沧浪亭已经成为浸润着他逃避黑暗现实、追求精神上的空灵纯净的一处境地了。 同时,沧浪亭中的翠竹也体现着他的所思所想。“秋色入林红暗淡,日光穿竹翠玲珑”,竹子丰富的象征意义和刚劲修美的外形为历代文人士大夫所喜爱。它潇洒挺拔,清丽俊逸,自魏晋竹林七贤以来,有文人的地方,就有翠竹。苏东坡曾云:“可使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”苏州园林大大小小林林总总,皆有竹的身影,其中沧浪亭的翠玲珑馆更为多竹,前后遍植翠竹,品种多样,繁茂风雅。苏舜钦之后,文人常至翠玲珑、仰止亭一带雅游、觞咏、作画,以示清高。


QQ截图20190730144148.png

QQ截图20190730144158.png

这位历经沉浮的文人,将自己的失意和追求付于沧浪亭。沧浪亭“政清则进,政浊则退”的主题,成为了苏舜钦和历代修复者表达的理想境界、追求独立人格的手段。千年来,一代代园主在时代的浪潮中或进或退,个人的仕途沉浮如烟云般在历史长河里顷刻散尽,唯有留下的园林证明他们的欢乐与挣扎,成为他们永垂不朽的名片。



友情链接 :苏州园林名录专栏| 狮子林 | 平江路 | 拙政园 | 石湖 | 网师园 | 枫桥 | 植物园 | 星苏网
苏州市沧浪亭管理处  地址:苏州沧浪区人民路沧浪亭街3号 电话:0512-67970005,0512-68123123 
设计制作:星苏网团队  技术服务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 电话:0512-62992190

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9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