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园林动态 > 诗画苏州“沧浪亭”

Landscape dynamic

诗画苏州“沧浪亭”
2019/12/11 16:13:12

君到姑苏问.

古宫闲地少,

夜市卖菱藕,

遥知未眠月,

人家皆枕河。

水巷小桥多。

春船栽绮罗。

乡思在渔歌。

——杜苟鹤《送人游吴》

 

微信图片_20191228161223.png


杜苟鹤笔下的苏州,栩栩如生。他的遣词造句似乎就存在一种魔力,带引着你游遍了苏州的大街小巷,仿佛苏州就在字里行间里被呈现了出来。只见是临河建造的房屋,错落有致,白墙灰瓦,鳞次栉比,人烟稠密,仿佛没有在城中留下过多的空地。到了河汊子,便是映入眼帘的船舟,大的小的,淡雅的艳丽的,夹杂着船夫在江面高唱的渔歌,令人惬意。夜间,苏州城依旧是热闹非凡,俨如白日。商人的吆喝声,觥筹交错醉摔酒杯的声音。还有江面上乘着画舫春船的曼丽女子,她们妖媚动人,让苏州的夜河在脂粉香气中柔情四溢。

好像是在仙姬不经意地拈花一笑之间,仙裳上的玉饰掉落凡间,化作一州这座清幽之城。于是它流露出弱柳扶风的春韵,卓尔不凡的高雅。如同苏州有文学底蕴和艺术建筑之美的园林一样,在苏州咿咿呀呀的吴侬软语中,尽显仙姿。“苏州,就是这需要慢步细行的温柔乡。”


潇洒太湖岸,淡伫洞庭山。

鱼龙隐处,烟雾深锁渺弥间。

方念陶朱张翰,忽有扁舟急桨,撇浪载鲈还。

落日暴风雨,归路绕汀湾。

丈夫志,当景盛,耻疏闲。

壮年何事憔悴?华发改朱颜。

拟借寒潭垂钓,又恐鸥鸟相猜,不肯傍青纶。

刺棹穿芦荻,无语看波澜。

——苏舜钦《水调歌头·沧浪亭》


曲折的走廊通向一座玉立的古亭,临湖而望,波光旖旎的湖水静静地在亭子下流淌着。湖面平如镜面,水天一色,亭子与水中倒影交相呼应。不知在另一个时空里,是否也有着另一个苏州园林呢?翠竹在阳光斑驳的照射下,清幽温馨。如梦似幻的雾气环绕四周,人仿佛置身在仙境里。这便是苏州园林之一的沧浪亭。

诗人苏舜钦便是沧浪亭的主人。而沧浪亭最开始是吴越国一位节度使的池观。后来北宋苏舜钦看中了这方山水,以四万贯钱买下了沧浪亭。他开始规划,匠心独运,重新为沧浪亭打造了一副容貌。这里是山,那里是水:这里是亭,那里是廊。细化到连门窗都别有意味,镂空的菱花、交错的纵横线、大小不一的椭圆,几乎很难找到一样的花饰。

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”,这便是苏舜钦为此园提名为“沧浪亭”的缘故。而苏舜钦因此也自号为“沧浪翁”。欧阳修则曾吟诵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可惜只卖四万钱”,后世在此基础上为沧浪亭作对联写道: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近水远山皆有情。”

南宋初年,沧浪亭的主人换成了抗击金兵的韩世忠。转眼数十年的光阴,沧浪亭经历了文学与战争的洗礼。它为被贬庶人的苏舜钦提供了避世之地,远离勾心斗角的名利场;它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韩世忠提供了养精蓄锐之所,远离战火敌人的毒害。千百年来,古树依旧在吐纳着呼吸,湖水依旧平缓地流着,亭子依旧傍水而立,后人换了一代又一代,却依旧钟爱于它的清幽古朴,闲适宁静。

一迳抱幽山,居然城市间。

高轩面曲水,修竹慰愁颜。

迹与豺狼远,心随鱼鸟闲。

吾甘老此境,无暇事机关。

——苏舜钦《沧浪亭》

幽幽的岁月,沧浪亭幽雅的环境,不知吸引了多少才子佳人在此相会。《浮生六记》的作者沈复与妻子芸娘,便是其中一对。

“余生乾隆癸未卜一月二十有二日,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。后苏州沧浪亭畔,天之厚我可谓至矣。东坡云:事如春梦了无痕。苟不记之笔墨,未免有辜彼苍之厚。”沈复是地地道道的苏州人,且就住在沧浪亭附近。他对自己如此有幸能与沧浪亭朝夕相处,欢喜了一生。而沧浪亭,便成为了沈复与芸娘幽会之所。

翻开《浮生六记》,宛如打开了沈复与芸娘的回忆。那一日,他们在沧浪亭里,铺上一张凉席就席地而坐。四周是夏虫的聒噪,反衬出沧浪亭的幽静。芸娘煮茶,沈复吟诗i芸娘作对,沈复接对。沈复为人不羁,时常不把封建礼教放在眼里,引得家人是十分不满。如今又来了个臭味相投的芸娘,二人藐视封建礼教,渐渐不被所容。但是,夫妻二人是夫唱妇随,其乐融融。他们是夫妻,更是难得的知音。他们还在沧浪亭里扑过蝶,捉过萤火虫,浪漫得令人向往。沈复还在七夕佳节时,为芸娘刻了一枚“愿生生世世为夫妇”的图章,一人一枚,平时书信交流时便以此图章为印。沈复和芸娘还曾绘过月老肖像,挂在房中,每日必定焚香叩拜,只为了二人下辈子、下下辈子、下八辈子还能是夫妻。

直至后人看来,芸娘也是世间最理想的女子之一。奈何,情深却是殊途。芸娘忽然病重,却拒绝沈复为她寻医救治。只因他们二人不同寻常的举止引起家人反感,已经被驱逐出了沈家。沈复只能以写诗画画为生,勉强度日。芸娘思量着若是请医治病,定是入不敷出的。便宁可等死,也要阻止沈复寻医前来。终于熬不过去了,芸娘在临死前也苦苦哀求着沈复,“愿生生世世为夫妇”。

如今,沧浪亭就在眼前,沧浪水还在滔滔不绝,竹林幽幽,山野趣浓,却再也寻不到沈复与芸娘的踪迹了。我曾想着,按着《浮生六记》的描写,去追寻这个旷世独立的女子,去追寻这个“离经叛道”的男子,去追寻他们千生千世爱恋里的酸甜。只是,时过境迁,我能触及的,也只有心中对沧浪亭的向往和对他们倾城绝恋的感伤。

选自 杭小婧:《读一首诗,念一个人,恋一座城》,金城出版社2014年版,第196-199页。


友情链接 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| 狮子林 | 平江路 | 拙政园 | 石湖 | 网师园 | 枫桥 | 植物园 | 星苏网
苏州市沧浪亭管理处  地址:苏州沧浪区人民路沧浪亭街3号 电话:0512-67970005,0512-68123123 
设计制作:星苏网团队  技术服务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 电话:0512-62992190

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9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