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园林动态 >  在江南:沧浪亭

Landscape dynamic

在江南:沧浪亭
2019/6/27 17:17:35

繁华的苏州城里,竟然隐匿着一个山野老林子似的园子。

沧浪亭,实在是个独有的存在,让我竟然能亲炙它宋代雅士的审美气息、文人风流。

辗转反复,终于到了沧浪亭的门外。门前,一洼碧水,浓的很沉重。对面,一所医院,一丝不协调的滑稽。

 

购票入门,脑子一懵,这是哪里?

莽莽苍苍的山野原始森林一般的气息,让我愣怔。

好大的势!这是宋人的造园审美?完全是把一片野茫茫、幽幽的深山老林切了一块,按在了这里,假以慧心妙手,提了精华,剔了芜杂,天设地造似的,给这个喧闹繁华的古城,嵌入了一小块儿原始老林,杂以美庐雅室,居之宜也、隐逸、惬意。而那创作者,却悄然隐然的置身事外,全然屏蔽了——别的园林,那种后来者,竞巧卖乖的人工匠气一般的刻意和炫耀。

这苏州城最早的园林,是以这种隐然的不雕、不工的心思,营造了一个闹市的山林。相比这座园林,那些后来者施设的园子寡气了许多。这才是个大气象。

石是园之骨,水是园之脉。那么,嘉木瑞草,就是貌了。亭台楼榭,大约可以是巢之皮、巣之里吧。

 

所谓大匠不工、大声若讷、大音希声,云云。

匠人刻意的手艺,也只是落了个显摆罢了。

哦,身在闹市,寄托山野,原来该是这个样子。

世人爱精巧,我独喜山林野味。那是活泼泼、无拘束的生命野蛮生长的象征,这大约就是园子主人当初的审美趣味吧。

我太喜欢苏舜钦这老几了!

 

庆历年,苏舜钦因故被卸了官帽,携家南迁。这文庙左侧的水绕阜隆、草木勃勃的高阔之处,击中了罢官失意的才子,遂豪掷四万贯,买了这块荒废的园子。

官场失意,苏州有幸。

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这座初为吴越王钱镠之子钱元璙的池馆,换了主人——才子苏舜钦。

因缘际会,惺惺相惜。苏大才子借水造亭,缘水设廊,自名“沧浪亭”,并赋之《沧浪亭记》雅文一篇,以记之。

 

遁于闹市,逍遥自在。大隐于闹市,艺高而不显形,韬然自在,闹市的山野,高士中的隐君子。

陶公高士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羞了天下隐逸之士;苏舜钦,则不堪,要遁世,又不舍繁华,留恋取舍,实落了个贪字,格局太小,村气十足。

若比之人事,沧浪亭如游侠,天然无拘束,落在一个自家随性做主的境况上,一股子出世避世隐逸的理想意味;其余则如春秋战国之际的食客,蒙主人施养,为主家出力,背后总隐现着个主家的存在。

这是苏州名园居首的沧浪亭,给我昭示的奥秘。

这颠覆了我此前,对那种极尽人工巧能的刻意或遮盖下,隐然透露的显摆式的精巧园林的认知。

毕竟,人工偷巧,比不过大自然的天设地造、鬼斧神工,不求而自有的那份儿自然神韵。人定胜天,不过是底气空虚的张狂梦臆而已。

这个意义上来看,沧浪亭,更让我去园林的起源和其发展的早期阶段找答案。

 

园林初起,先人们造园的审美追寻、生命寓意、理想寄托等等,更凸显人性求善、追美、自娱,营造理想居住地的奢望。

处于闹市,却梦想拥揽山野自然,终不过是缩山弄水,小技耳。

陈从周先生提示,大园宜游,动中品味揣摩;小园宜静观,停下来、坐下来,细细品味探觅造园人的机心独运、趣味妙设、灵心慧性的一番心血。

它的天趣自然,摄影术降不住它。要明白,还是走进去,自己体悟,才是办法。

仙者见道,僧者见佛。愚者眼见一派林石狼藉,俗者眼见巨样金银化作了能看不能用的一滩子土丘乱石杂木,园子主家则浪迹闹市山林、悠游自在,自得其乐,悄悄地在这里舔舐着落魄的心灵。

 

苏州人计成总结了园林的奥妙,集成一部《园冶》,道尽了玄机。

吴伟业《张南垣传》记述了一位传奇般的园林设计者,且看他的自述:

“是岂知为山者耶!今夫群峰造天,深岩蔽日,此夫造物神灵之所为,非人力所得而致也。况其地辄跨数百里,而吾以盈丈之址,五尺之沟,尤而效之,何异市人搏土以欺儿童哉!唯夫平冈小阪,陵阜陂陁,版筑之功,可计日以就,然后错之以石,棋置其间,缭以短垣,翳以密筿,若似乎奇峰绝嶂,累累乎墙外,而人或见之也。其石脉之所奔注,伏而起,突而怒,为狮蹲,为兽攫,田鼻含呀,牙错距跃,决林莽,犯轩槛而不去,若似乎处大山之麓,截溪断谷,私此数石者为吾有也。方圹石洫,易以曲岸回沙;邃闼雕楹,改为青扉白屋。树取其不雕者,松杉桧栝,杂植成林;石取其易致者,太湖尧峰,随意布置。有林泉之美,无登顿之劳,不亦可乎!”

 

言辞中,颇有自负。也是妙谛要术,可谓善售金针而暗渡于世人。

 

好园林,自是一部皇篇巨制。

制作者,堪称大匠人,犹如学科带头人。

微信图片_20190618171522.png

 

微信图片_201906181715311.png

 

微信图片_201906181630169.png

  

 

 

附:

苏舜钦《沧浪亭记》

予以罪废,无所归。扁舟吴中,始僦舍以处。时盛夏蒸燠,土居皆褊狭,不能出气,思得高爽虚辟之地,以舒所怀,不可得也。

一日过郡学,东顾草树郁然,崇阜广水,不类乎城中。并水得微径于杂花修竹之间。东趋数百步,有弃地,纵广合五六十寻,三向皆水也。杠之南,其地益阔,旁无民居,左右皆林木相亏蔽。访诸旧老,云钱氏有国,近戚孙承祐之池馆也。坳隆胜势,遗意尚存。予爱而徘徊,遂以钱四万得之,构亭北碕,号“沧浪”焉。前竹后水,水之阳又竹,无穷极。澄川翠干,光影会合于轩户之间,尤与风月为相宜。

予时榜小舟,幅巾以往,至则洒然忘其归。觞而浩歌,踞而仰啸,野老不至,鱼鸟共乐。形骸既适则神不烦,观听无邪则道以明;返思向之汩汩荣辱之场,日与锱铢利害相磨戛,隔此真趣,不亦鄙哉!

噫!人固动物耳。情横于内而性伏,必外寓于物而后遣。寓久则溺,以为当然;非胜是而易之,则悲而不开。惟仕宦溺人为至深。古之才哲君子,有一失而至于死者多矣,是未知所以自胜之道。予既废而获斯境,安于冲旷,不与众驱,因之复能乎内外失得之原,沃然有得,笑闵万古。尚未能忘其所寓目,用是以为胜焉!

 

《水调歌头·沧浪亭》苏舜钦

潇洒太湖岸,淡伫洞庭山。鱼龙隐处,烟雾深锁渺弥间。方念陶朱张翰,忽有扁舟急桨,撇浪载鲈还。落日暴风雨,归路绕汀湾。

丈夫志,当景盛,耻疏闲。壮年何事憔悴,华发改朱颜。拟借寒潭垂钓,又恐鸥鸟相猜,不肯傍青纶。刺棹穿芦荻,无语看波澜。

 

《沧浪亭怀贯之》苏舜钦

沧浪独步亦无悰,聊上危台四望中。

秋色入林红黯淡,日光穿竹翠玲珑。

酒徒飘落风前燕,诗社凋零霜后桐。

君又暂来还径往,醉吟谁复伴衰翁。

 

《初晴游沧浪亭》苏舜钦

夜雨连明春水生,娇云浓暖弄阴晴。

帘虚日薄花竹静,时有乳鸠相对鸣。

 

《沧浪静吟》苏舜钦

独绕虚亭步石矼,静中情味世无双。

山蝉带响穿疏户,野蔓盘青入破窗。

二子逢时犹死饿,三闾遭逐便沉江。

我今饱食高眠外,唯恨醇醪不满缸。

 

《城南感怀呈永叔》宋·苏舜钦

春阳泛野动,春阴与天低;

远林气霭霭,长道风依依。

览物虽暂适,感怀翻然移,

所见既可骇,所闻良可悲。

去年水后旱,田亩不及犁。

冬温晚得雪,宿麦生者稀。

前去固无望,即日已苦饥。

老稚满田野,斫掘寻凫茈。

此物近亦尽,卷耳共所资:

昔云能驱风,充腹理不疑。

今乃有毒厉,肠胃生疮痍。

十有七八死,当路横其尸;

犬彘咋其骨,乌鸢啄其皮。

胡为残良民,令此鸟兽肥?

天岂意如此,泱荡莫可知?

高位厌粱肉,坐论搀云霓;

岂无富人术,使之长熙熙?

我今饥伶俜,悯此复自思:

自济既不暇,将复奈尔为!

愁愤徒满腹,嵘吰不能齐。

 

 


友情链接 :苏州园林名录专栏| 狮子林 | 平江路 | 拙政园 | 石湖 | 网师园 | 枫桥 | 植物园 | 星苏网
苏州市沧浪亭管理处  地址:苏州沧浪区人民路沧浪亭街3号 电话:0512-67970005,0512-68123123 
设计制作:星苏网团队  技术服务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 电话:0512-62992190

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943号